灯塔 黑夜 帘子

发布于 29 天前  74 次阅读


南极圈内。明明是四月份,对他们来说,印象中应该是万物复苏的春天,可是,到处都是,黑。

伸手不见五指的黑。

他们已经在这个鬼地方呆了三个月了,当极夜过去迎来光明的时候,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,逃离这个地方,去迎接他们的新生活。

他们都这么想,我也这么想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房间里面的灯突然灭了。

“他妈的,又停电了,这科考站的供电为什么也不行啊。”气的我直捶床,咚咚的响,又像是暴风雪侵袭时,冰块砸到外墙的声音。

“——我还能做什么呢?这该死的极夜,该死的科考任务,我们在大自然面前什么都不是,我们肆意的被玩弄,被调教,被摧毁。去他妈的改变自然,我们何德何能啊!”失去了视觉反馈,我脑子里面不知道是多少次重复这样的话了。

我坐起来,拉开了遮光帘——这个为了极昼时保证能让队员们休息的好东西。不大的多层隔热玻璃外能看见远处的白光忽明忽暗——是远处的灯塔。

而这一切都要从去年说起。

“洛哥!来新活了!这次是个大工程!你绝对想不到!”小李兴奋的冲到我办公室来,拿着一摞工程报告和图纸。

我拿起那一摞文档,“灯塔——南极科考站?你在逗我?在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建灯塔?我给谁照明啊?海里的鱼还是企鹅?别开玩笑了。”

“我没在开玩笑,上面派下来的活,你管他要干嘛,你就说接不接吧,这笔报酬高的离谱,干完就能35岁退休享福了。”

抱着这样的念想,我们跟着六月份出发的南极科考船出发了。跟着我们一起的,还有一艘拉着工人和建筑材料的运输船。

当时的我们,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,也不知道应该带着怎么样的心情,便一路向南了。


下一秒,去和幸运撞个满怀~